四川教育在线

新闻热线:028-85056429 通讯员QQ群:197538807
投稿邮箱: 2629731537@qq.com

万源市沙滩学校丁中萱:《我的酒鬼父亲》

来源:万源市沙滩学校  作者:丁中萱  浏览量: 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28

父亲是从我考上师范学校那年开始喝酒的,或许是在那之前,但他醉醺醺的形象却是从那时候开始出现的。在我报到上学的前一周,父亲又到我堂哥家借钱,我这个堂哥在县城橡胶厂上班,父亲已经到他家去了三次了,每次带回的消息都是堂哥还没有发工资呢。这次,父亲是算着发工资的日子去的,我们满怀希望地等到黄昏,父亲却喝醉了。他的头发上像是蒙了一层灰,眼睛红红的,说话语无伦次。“这种人——这种人”他说“忘恩负义,我当年在供销社当经理的时候没少照顾过他们哪,现在把我当猴耍,”父亲说着,激动地摔了一个杯子,把我们全家都吓坏了。在那之后,父亲为了我的学费又出去借了几次钱,大多数都是醉醺醺的回来,我们把最初对他醉态的恐惧变成了不满和厌恶,家里的争吵多了起来。父亲干脆把借钱的重任交给了母亲,这让我们更加愤怒,但我们又无法和父亲理论,因为他在家里也是成天醉醺醺的了。1Uq四川教育在线

1Uq四川教育在线

父亲在村里也算是有头脸的人物了。他是那个年代少有的初中毕业生,头脑灵活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。他当过生产队的计分员,当过乡上供销社的经理。那是我父亲人生中最辉煌的一个阶段。他的那些兄弟姐妹,远亲近邻把我们家当成了赶集旅途中的免费餐旅馆。父亲意气风发,整盒的香烟扔给他们,饭桌上总是几个碟子几个碗的,还有洋瓷碗装的香槟酒,所以香槟酒的气息最容易让我想起童年。父亲一端酒杯他的豪情就更高涨了,别人的事情都变成了他的事情,没有他不能帮得忙,没有他搞不定的事,仿佛世界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那时候巴结他的人特别多,看他那架势都以为他会有多大的出息呢!1Uq四川教育在线

父亲的辉煌随着国有企业的解体而结束了。那年他才刚刚三十岁,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。供销社倒闭的时候,父亲恃才傲物的狂放劲还没有过去,他既没有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捞一点经济上的好处,也没有上下打点为自己在机关谋一份安身立命的工作。他以为凭自己的能力足以打下一片天下了。为此他做了很多笔生意,但都以惨败告终,原因是他把这个世界想象的太美好了,太过于义气用事了。比如他把一车大米直接交给一个从未谋面的司机从A城市运到B城市,先付费用,结果大米运到的时候数量直接少了一半。又比如他购入一批柑橘,他看到摘柑橘的大叔大娘辛苦,就不分青红,不分大小照单全收,而且是用最高的价格,但他卖出去的时候永远没有遇到过他这样的好人。他亏多赢少,但只要稍有盈利,他就会拉上几个朋友或是认识的人到饭店去喝一杯,他的酒量依旧很好,桌上高谈阔论,踌躇满志。凡此种种,证明他是一个智商高但社会经验严重不足的人,很自然的就被商海淘汰掉了。1Uq四川教育在线

接下来,他又过了一段务农的日子。由于他从小没有经受过劳动的洗礼,所以他的农民生活也与众不同。别人是披星戴月,风里来雨里去,他是日上三竿才起床,天气坏了就不出门,天不黑就得吃晚饭。那时我家的庄稼总是别人家的差,我家的经济条件也是每况愈下,别人家已经拥有多个家用电器的时候,我家却还要用家徒四壁来形容。父亲对这一切全不在乎,他最在乎的是书,只要他空下来了,哪怕是吃饭和上厕所手里都必然拿着一本书,我母亲特别生他的气,讥笑他是要赶考的秀才,邻居们也在背地里笑他穷酸。我和弟弟却很崇拜他,甚至沾染了他的习气。我们会在饭桌下,板凳上,碗柜边,枕头下拿出一本书,津津有味地看起来。父亲高兴地时候还会把他的大部头拿出来,翻到精彩的章节像演说家一样声情并茂地为我们朗读,他有时候会在燃烧正旺的火塘边给我们讲历史人物和故事,讲六七十年代的事情,讲他最崇拜的人物毛泽东,讲他的梦想——写一本书。我们家有一面上书“农业学大寨”标语的布帘,虽然被落魄的父亲拿来当了门隔,但在他的心里却是宝物。1Uq四川教育在线

要是有客人来,父亲是要极力挽留的,他似乎从不顾及母亲的为难,按他的话说是别管有没有下酒菜,我们喝一杯,酒也不是常有的,我们有好几次都到邻居家去借酒。父亲的酒量已经明显的下降了,喝不了几杯,他的豪情上来了,舌头却不听使唤了,他的英雄气好像一点也没有少,遇到不平的事就想强。出头。他为了家族的事情跟人叫了几次板,拍了无数次桌子,甚至赌咒发誓,大打出手。从那以后,父亲就变得有些念家了,生活的担子却又催着他一次次出门而去——为了生计,父亲学了一门刷油漆的手艺。我们共同生活的印记越来越少,每次团聚,只觉得父亲苍老的太厉害,头发掉了,牙齿也松了,原先健硕的身材也因为发福而走了样,特别是眼睛,经常被红血丝覆盖着。他经常沉默着,有时也拿一本书看看,但言论明显的少了很多。1Uq四川教育在线

直到我读书毕业,参加了工作,我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才又多了起来。这时候的父亲,在家里已经很不招人待见了。他彻底地变成了一个烂酒鬼。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没有一点清醒的时候。刚刚五十岁的人看起来比六十岁还要苍老,牙齿掉得七零八落,满脸通红,所剩无几的头发也是灰蒙蒙的,说起话来更是语无伦次。刚开始,我们都劝他,但他我行我素,似乎没有酒这一天的日子就不知道怎么过。他藏酒瓶的地方永远是一个谜,我们把家里做了地毯式的收索结果一无所获。1Uq四川教育在线

1Uq四川教育在线

再后来,我们一家开了一个小吃店。父亲的工作就是早上生火,白天负责买菜和送外卖。他有时会把外卖送错地方,有时又和买菜的小贩因为是否付过菜钱而发生纠纷。每当遇到这样的情况,母亲和弟弟总是不问青红皂白便要将父亲劈头盖脸的指责一番。特别是我弟弟,年少气盛,很是看不惯父亲的行为,总是不分场合不留余地指责父亲。其实在我看来,现在的弟弟和曾经的父亲在个性上倒是非常相似。父亲反倒像曾经幼小的我们,面对家人的指责,一言不发。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没有让聪明的弟弟读书而内疚的原因,他似乎是有些惧怕我弟弟。而我,却更多的继承了父亲豁达,随和的性格,所以父亲经常把我当成倾诉的对象。可是我,对于他酒后一贯的陈词滥调也有反感的时候。但我不像弟弟那样直接地顶撞他,而是采取逃避的方法,不给他倾诉的机会。他想要我为他做什么,不等他开口我就会把结果摆在他面前。当他想要表达一个观点的时候,我会借故做事或是戴上耳机听歌。有一次,我们一家人都在,母亲和我们正聊着一个开心的话题。父亲突然说他感觉身体很不舒服,“那是因为酒喝得太多的原因。”我们异口同声地说。父亲靠在椅子上,什么也没有再说,眼睛闭着,我以为他睡着了,谁知他眼角竟然掉下两行泪水。那是我第二次看见父亲的眼泪,第一次是有一年的除夕前夜,父母亲因为经济窘迫的问题大吵了一架,母亲狠心地收走了父亲床上的被褥,父亲哭了,我当时也吓傻了。父亲的第二次眼泪同样把我吓得不轻,在我心里,已经忘了父亲是一个活生生的会流眼泪的人,在后来的这些年中,我和弟弟的感情已经太多的偏向了母亲,以至于都忘了去关心父亲的感受了。像我,用冷漠和逃避的方式去伤害父亲,态度之恶劣比弟弟尤甚。1Uq四川教育在线

慢性的酒精中毒终于让我的父亲出现了精神上的障碍。他在一个晚上突然神经质地对我们说他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,他叫我们不要伤心,他说他一点也不害怕,可我分明看到他眼里的恐惧和依恋。我突然觉得父亲好可怜,父亲老了,他是那么脆弱和孤独。我一直责怪他没有做一个有责任心的成功的父亲,可我一直没有看到他的努力和付出。他是个性情中人,始终没有学会适应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。他肯定想要做一个成功的父亲,一个能让我们引以为荣可以依靠的父亲,是现实把他的梦想打击成了一地碎片。于是他只好把所有的苦闷都压抑在自己的心里,他没有办法向亲人表达自己的感情。他展示给别人的是一个失败的形象,可他心里的迷茫和痛苦没有一个人可以为他排解。所以父亲爱酒,在酒精的麻痹中,他还会想起他的那些凌云壮,他会暂时忘记生活的压力和现实的残酷,他会活在自己的理想世界中,是的,没有什么东西能比酒更懂得父亲更能安慰父亲的了。1Uq四川教育在线

就在此时,父亲正在乡下给别人漆寿材。他独自一人对着黑漆漆的寿材,不知道他是否正用酒精来驱除夜的寒冷和心中的恐惧。没用的女儿给不了父亲幸福的晚年,但我希望父亲每次出门都能平安归来。虽然你在这个世界上只是一个酒鬼,但你是我的父亲,我永远的父亲。父亲!1Uq四川教育在线

责任编辑:唐照华  由四川教育新闻网整理发布

最火资讯

网站简介   |  法律声明  |  联系我们   | 
Copyright © 2010 - 2019 四川教育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
蜀ICP备15019259号-3 川公网安备:51010402000252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川)字第00850号 川广审批准字[2019]13号
川网文〔2019〕5499-44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川B2-20200029
广告联系QQ443652